2012年4月30日星期一

这是我体验的428

前情提要
我们来到KL睡觉了。。。

睡不够8小时可是也没办法了,在大概9点酱从钊佑家出发没多久就在highway上看到警察封了主要道路,我们被迫在titiwangsa lrt站下车搭地铁进城。lrt载着我们一路上从titiwangsa到puduraya,在途中我们赫然发现一条应该是重要的道路被一群警员筑起人墙隔着,旁边还停了几辆警察的卡车,我在上次关丹都没看过这样的阵仗,真是太让人热血沸腾了!
这里好像是独立广场附近?警察的卡车停在没拍到的右手边

出了lrt一路上看到零零散散在准备赴会的人,有些穿着黄衣青衣,有些是绑着相应颜色的头巾或手带。而我们只想装成旅客,不过在转进茨厂街的时候就看到一片黄海,我们真是多虑了。那条街看起来就好象在举办黄色嘉年华,还有人举着angry bird的气球,整个气氛跟我想象中的示威游行大相径庭,不过这次的bersih本来就是和平静坐,是大家被709影响而把示威与冲突划上等号
 

在走到街尾的时候又看到警察人墙,不过大家都不当一回事,反而当成旅游景点酱拼命拍照,那人墙其实也只是用来挡车,而行人是能从旁边自由进出的。

过后颁奖带我们去一间隐秘的茶馆 - 月树,在那吃早餐也顺便和其他人会合。在那里又是看到一堆黄衣人士,感觉好像抗日时期地下组织在总部集合酱。在那里待了很久的时间,终于我们在11点左右决定出去街上看看。这时候的街上已经聚集了相当的人潮,还有人在摇大旗喊口号,感觉上比较有示威的气氛了。间中还看到不同的特别打扮人士,最经典的当然是全身穿成黄色Power ranger的bersih man了,在那种大热天下能看到他湿透的外衣下的背心了,真是辛苦这不怕热的仁兄了。最惊喜的是在和他合照时他突然讲华语,我们这才知道他是华人,实在是太妙了。


在迎来了大人物孜善后,我们便在他怂恿下去别的地区看看情况。一路上我们越走越前,其实我们这几个示威新手还蛮担心会“不小心”变成先锋的。不过看到大家其实都很守秩序,有些人还会负责维持交通。到了pasar seni后,不懂谁打听到消息说安美嘉就在那个central market的舞台上,于是大家就兴奋地钻去舞台前寻找目标。在central market的舞台上其实刚开始我们被那些bersih保安筑起的人墙挡住了视线,根本看不到里面有谁,这时不知道谁喊ambiga i love you,她才对群众挥手,而那些保安也很识趣的让出一个洞来,我们就趁着这个机会拍到照后像快闪族般撤退。
传说中的Ambigaaaaaa!!!

接着又跟着一批人穿过kasturi walk,在那里马路也被警察围起来了。虽然有些人从旁边穿过警察,而警察也没阻止,但一些bersih保安叫我们不要越过,我们当然就乖乖地又回到central market的广场集合。 在那里坐了下来,然后耳朵听着一些人用不同语言发表演说,可是我脑袋其实在放空。过后家显和其他一些培风学长来这里,我们又为壮大了的队伍拍了张合照。到了差不多2点,大队终于要开始出发了。很紧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不过还是跟着大家一起向前。


接下来的经过和绿色盛会的情况差不多,大家一时喊口号一时唱歌,也一步一步的走向前,只不过这次的人数远比上次关丹的多,我目光所及的街道上都满满的塞满了人。不过即使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大家还是很和平很有秩序的漫步向前。最后走到了一个靠近HSBC Bank的路口后就听了下来,而且慢慢有一些人往回走。我们都很纳闷发生了什么事,想走得更前去看,结果是听到前面的人传话下来说前面路被封了,要我们退后。没办法了,只好退后。在退到路口之后又收到指示说坐下来。在坐了大概十几分钟后,有人收到消息说安美嘉宣布集会成功并且要我们解散。我心里就想说,“啊?就这样啊。”
Bersih-man!!!


人群开始往回走并散去,这时我收到我哥电话询问我的情况,还说PKU开始行动并发射了催泪弹和水炮,他也吃了两三颗。我眼睛听到催泪弹马上发亮,问他还可以顶吗,他就说他基本上没事。间中通话还一度中断,我又重打给他,他就说过后再联络。

就这样我心情有点失落,因为我哥吃了催泪弹我没吃到,这像话吗? 回去月树取东西的途中发现远处的街道上冒起一些烟,看情况应该是又发射催泪弹了。

接着在月树附近碰到了培风的学长们,他们说刚才他们也中了催泪弹和水炮。天啊!为什么我就是没看到那些传说中的武器啊?? 接着就带着更郁闷的心情回到了月树。

在拿了东西下来后他们提议去紫藤吃晚餐,于是我们分成两批人,一批留下来等走散的人回来,另一批先过去吃。途中薇莉就告诉我们她的吃催泪弹全记录,我是越听越起劲。到了雪华堂的紫藤后,其他黄衣人士也陆续进来吃,然后我又偷听到他们讨论着催泪弹的事。这世界仿佛只剩下我没看过催泪弹啊!我会被排挤的啊!

这时薇莉的姐姐打来说她们中催泪弹而且被困着,还说到因为lrt被暂停运作,很多集会者在lrt站不得其门而入,而那些镇暴警察竟然把催泪弹射向lrt站的人群,真是太过分了。 这时顺彭说他的东西还留在月树没拿,意会就提议我们陪他一起回去,要是没碰到催泪弹也就罢了。回去的路上一切都很平静,在月树的楼下有个uncle就提醒我们警察开始秋后算账要逮捕穿黄衣的人士,我们赶快又挤进月树里换掉我们的黄衣。

过后大家也顺利到了pasar seni的lrt站,然后就分道扬镳了。

这就是我的428集会过程。这篇文章我打了半天都没打好,是因为一直在看fb和malaysiakini关于这次机会的新闻。有太多的事发生,就算是去参加的人,有很多也不知道其他地方发生了什么事,加上3g和通讯网络全瘫痪,完全是与其他地方的人失去联络。回来后看到新闻说安美嘉是在2.30pm宣布解散,但是迟至3.00pm我们这里才收到消息,还有通讯干扰器的使用,还有阴谋论、谣言、新闻充斥着fb和malaysiakini,实在是看到我很累。

我很想知道真相,但是真相几时会出来?709同善医院事件,政府以一句“角度问题”带过,从此音讯全无。看回以前关乎华人的政治大事,政府做的几乎都是迫害、同化,而华人只能以忍让、妥协来应对。我相信政府应该有做过什么好事,只不过我现在真的想不起来。当一个政府做过什么好事都让选民记不得,或者说他做的事能让选民记得的只有暴力、贪污的时候,我看关于政府的事情都会有预设的角度,我也只会相信我想相信的。这不能怪我,你有23年的时间改变我,而在那23年里你把我变成这样。

还有我在文章里常重复了秩序和催泪弹这两个词。秩序真的是我在这场428所感受到的,从开始到结束,虽然新闻都集中于前线的暴力事件,但我们身在后方,所看到和感受到的,由始至终都是和平的。而关于催泪弹,我承认我很幼稚,想体验一下催泪弹的威力,但其实大家所希望看到的都是一个和平的集会,和平的表达我们对于选举干净的诉求,当然最希望的是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马来西亚能变成我们理想中的国度。但是其实每个人来这场集会前都做好了接受催泪弹洗礼的心理准备,而事实证明政府的确没让我们失望,这表明我们这群人是多么的了解政府啊。也许那些想体验催泪弹的人,包括我,是想要留下个难忘的回忆,让那味道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们,心里的那把火不能熄灭,对于实现我们心目中的理想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后是想跟那些没出席的人说的话。 按我分析,这些人大致上应该是分成几种,其一是真的忙、没空,其二是觉得他会用选票来表达他的意见,不需要劳动到他的脚,其三是事不关己,认为政治肮脏,选择尽量远离与政治有关的事物。对于第一种人,真的也没什么能苛求的,毕竟真的和这集会无缘的话,那就下次再来吧。对于第二种人,我想说选举制度就等于一场游戏的规则,而且很明显你们对游戏规则的认知还停留在上个世代,当掌权者把规则调成expert时(在创意层面上来说,停止时间这招都能祭出,真的是expert了),你们还在用beginner的规则来玩,是要怎么赢咧?另外像黄进发说的,投票你反映的是自己的选择,但上街你却能影响别人的选择,这种能同时影响很多人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对于第三种人,如果你觉得政治肮脏,然后就理所当然的选择远离,我想说你能逃到哪里去?两个人就能构成政治,而且政治的能影响的范围是包括经济,教育,文化等等许多层面,你逃到地球上的任何角落都逃不出政治的范围,与其选择逃避,不如来面对纠正。对于觉得事不关己者,理由同上,另外我想补充的是,如果潮流啊娱乐啊手机啊电脑啊都关你的事,就是政治不关你事,那么我恭喜你,想必你是活在一个很简单而且美好的世界,但你这个世界能维持多久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当那些勇敢挺身而出想改善马来西亚的人一个个被政府打挂后,你就会是政府的下个目标了。

还有对于那些怕出席的人,你们所看到的新闻都是集中于那些有爆点的新闻,事实上很多在后面的人经历的都是一场和平的游行,而且其实不管bersih还是绿色盛会,主办单位在事前一再的强调他们希望出席者都能平静的表达诉求,而大部分的出席者都有在尽量配合这个宗旨。那些觉得我们的出席是在给国家添乱的,如果你们觉得我们应该和我们的上一代一样选择安逸的生活在霸权下,你们也应该丢到网络,丢掉电脑,丢掉手机,丢掉这些时代进步下的产物,也丢掉那些时代进步下的观念,只有这样才能达致你们心目中理想的“安逸”。

3 条评论:

Tow Jia Yong 说...

本人和你果然是两个世界的人

Trip 说...

没有很想进入你的平行空间的说

Tow Jia Yong 说...

我再发言就变傲娇了